【双重生】专一主人x双性小奴隶 【双重生】专一主人x双性小奴隶

更新时间:2022-06-22

作者:不知名美羊羊

分类:男男 重生 原创 美人受 喜剧 海棠 高H 现代

来源:腐文吧

更新:2022-06-22

【双重生】专一主人x双性小奴隶

        文案一:被主人监禁起来的小奴隶想要自由,于是他背叛了主人。在他被别人玩弄致死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主人是爱他的。两人都重活一世,他们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文案二:喜欢那个娇软的小奴隶,是不是一个错误呢,毕竟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在被人拳交,第二次见他的时候他在被狗肏…
        
        
        
        
        
        
        
        第一章、忏悔(死前意识到自己爱着的人)彩蛋俱乐部人犬高h!! 章节编号:6571177
        “啊!!!杀了我吧!!!”迟池手脚被牢牢地绑住,只能不断叫喊发泄自己的痛苦。
        
        疼、太疼了,快点死吧,死了就解脱了。
        
        迟池的下体被虐待的不成样子,花穴里是一个硕大的拳头不断击打着他的子宫,他甚至能感受到那只手张开的弧度,随后更加剧烈的疼痛袭来,他的子宫被扯了出来,下腹坠胀的剧痛盖过了后穴的痛楚,血水不住地流淌,沿着瘦弱白皙的双腿流到地上汇成一滩,那是他四个月大的孩子...
        
        迟池止不住地发出呜咽,什么都没有了...
        
        那个男人被自己害死了,孩子也因为自己没了。
        
        他用尽全力吼出了一句“让我死吧!求你们了!”
        
        可就算这样,他仍然没有被放过。后穴凄惨的令人看了毛骨悚然,一根粗大钢管插在里面,身后面无表情的黑衣人听着他的哀求也丝毫没有动容,手上的动作不断加快,钢管拉着满是血的肠肉疯狂进出。
        
        “啊啊啊啊啊!!!”
        
        迟池疼得喘不上气,意识逐渐模糊,失血过多的身体无法动弹,手脚上绑的四根绳子是他能站立的唯一支撑,身体的温度流失,最后的呼吸也随着钢管的拔出而停止。
        
        最后一个,他的心里在想,“对不起、对不起,欠你的下辈子再还...”
        
        迟池感觉一阵飘忽,灵魂仿佛抽离了身体,所有的痛感都消失了,莫名地,他能看到自己残破不堪的尸体挂在绳子上,子宫和直肠都在外面垂着,阴茎早已经被阉割,乳头也是残损的,各处都沾着血液。
        
        原来自己死的这么难看...现在是不是该下地狱了...
        
        迟池漫无目的地游荡着,那个唯一对自己还算好的人死了很久了,这世间毫无牵挂,该去哪就去哪吧。
        
        不知飘荡了多久,以至于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那一刻非常迷茫。
        
        迟池坐起来环顾四周,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有衣服,这是怎么回事。
        
        他走到洗手间照了照镜子,清秀俊朗的面容倒映在自己眼中,看见曾经的自己他不能不震惊,多久没有这样过了。生命最后的时间是被关在地下室的,枯黄与苍白才是他应有的样子,像镜子中这样健康,是很久以前了。
        
        仔细看了看周围,他突然想起来这是哪了,这是陆琛公司的休息室。
        
        一个早被自己害死了的男人,一个健康的自己,迟池瞪大了眼睛,虽然很难以相信,但是这样看来,他重生了。
        
        上一世自己就是个没人顾忌死活的玩物,当初是怎么遇见的呢...
        
        好像是自己正在被狗操,对,是真的被狗操,在一家主奴俱乐部,有人想看点新奇的,于是身份最低贱的我被拉去犬交,正好被他看见了,不知道怎么的他对我产生了兴趣,把我带了回来。
        
        自己做了什么,那时候太想要自由了,有人说如果自己给他陆琛的公司文件就放自己自由,所以自己不顾一切地找资料,其实陆琛可以发现的,或者说他可能早都发现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终究放过了自己这个罪魁祸首。
        
        陆琛死了,迟池陷入了更深的深渊,他知道了陆琛的爱,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真心,但是一切都晚了,无路可退。๑725068o8o
        
        想起当初他温暖的怀抱,温柔地爱抚,甚至是生病时侯亲自照顾他,有时候让他觉得他们不是主奴,而是恋人。当时自己要是没总想着逃跑,他们也许不会走到最后一步。
        
        暗无天日地屋子里,他被陆琛压在身下不停地做爱,暴怒的陆琛让他不住地想逃,最后两人毫无余地。
        
        陆琛无疑是个温柔的主人,是自己抗拒的太厉害,才叫他真的失望了吧。如果当时肯好好说,是不是结局会不同。
        
        重活一世,迟池想好了,他要赎罪、要爱、还要保护好他们的孩子。
        【作家想说的话:】
        国际惯例1v1 he
        执着的爱yyds!
        永远的包容和爱情(*/∇\*)
        
        
        第二章、重生后的初见(浪言浪语h!小骚狗可爱~) 章节编号:6571182
        迟池坐在床边发呆,眼睛止不住地湿润,为什么以前那么蠢。
        
        门突然被推开,陆琛一脸阴沉地走进来,拽开领带准备继续惩罚这个不听话的宠物,最近他想离开的意图越来越明显了。
        
        莫名地又活了一次,这次要把小奴隶绑在身边,再也不放过他了。
        
        心里盘算着给迟池造一个笼子,一边打开了休息室的大门。
        
        “主人...我好想你。”
        
        迟池在看见陆琛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了,站起来扑在了他的怀里,眼泪怎么也停不住。
        
        陆琛看着自己怀里的人,皱了皱眉,“你又想干什么?”
        
        迟池知道突然的转变会让他更怀疑自己,但就是不想离开他的怀抱。
        
        陆琛对于迟池的投怀送抱没有实质性的抵触,只是脸上仍有些严肃,他以为自己不知道他现在的小动作吗,他和外面的人想害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上一世放纵他是错的,既然爱他不行,那就关好他。
        
        “我错了,以后你关着我也好怎么对我也好,我再也不会背叛你了。”
        
        “你承认了?”
        
        “对不起,我再也不跑了,主人原谅我吧。”
        
        陆琛一时间拿不准迟池的主意,他这是睡了一觉突然清醒了还是又有什么新动作。不过这都不重要,难得小奴隶这么乖,不能不做点什么。
        
        陆琛一把扯下他松松垮垮的衬衣,迟池身下空荡荡的,男性的生殖器下有一条细细的小缝,这也是他痛苦的源头。
        
        迟池出生就因为畸形被父母抛弃,最终沦落成别人的玩物,他的一生没有自由和尊严,所以上一世即使希望渺茫也疯狂的想要自由,但是现在他不会了。
        
        陆琛对sm并不热衷,偶然一次和朋友去了俱乐部就看到了正在被狗不停抽插的迟池,屈辱又隐忍的表情,无法抗拒的快感让那个表情多了一分媚意,一瞬间,陆琛就被吸引了。
        
        陆琛高价买回了这个小奴隶,买回家才发现他身上还长了个女人的花穴。
        
        不过平日里他并不乖巧,总是偷偷的想要背叛自己,现在该惩罚一下。
        
        陆琛看着赤裸的迟池,把他用把尿的姿势抱了起来。
        
        “池池,主人要惩罚你。”
        
        “主人惩罚狗狗吧,狗狗错了。”
        
        听见迟池自称狗狗,陆琛的肉棒更硬了,今天小奴隶格外热情,不对劲。
        
        “池池告诉主人,今天为什呢这么听话?”
        
        “因为狗狗以前做错事了…”
        
        “做错什么了?”
        
        “狗狗不该想跑,不该害主人,不该不保护好孩子…”
        
        迟池越说越难过,突然意识到他说出了上一世的事情,现在他们还没有孩子!
        
        陆琛听了心里惊了惊,今天迟池太不对劲了,孩子,上一世他们倒是有一个孩子,可惜自己死了,也不知道迟池和孩子怎么样,难道…他打住了自己的想法,不会这么巧吧。
        
        “那主人今天要好好惩罚你。”
        
        还没等迟池想好怎么解释,就已经听到了陆琛的话。
        
        说完,陆琛就分开迟池的腿,肉棒和花穴都暴露在空气中。
        
        一只手把着迟池,另一只手抚摸上了娇嫩的穴口,指尖划过阴蒂,迟池身体一抖,仿佛过了电,花穴溢出了一丝液体。
        
        “主人,求您给狗狗揉一揉~”
        
        “小骚狗,别浪叫。”
        
        陆琛用手在整个阴部揉了一会,阴蒂肉眼可见地肿大,挺立起来,手上沾满了粘腻湿滑的淫水。
        
        “唔…主人、狗狗好舒服~”
        
        陆琛当然知道这样他会舒服,可是自己不太舒服。
        
        于是他用两根手指夹住阴蒂揉搓了一会,在迟池马上就要高潮的时候松开了手。
        
        在迟池哀求地看向他那一刻,他突然用整只手拍打迟池的阴部,越用力水越多,沾满了整只手,甚至从指缝往外溢。
        
        迟池随着他手上的动作不停地扭动着,“主人、啊~求您…”
        
        “池池,为什么这么多水?”
        
        “因为池池是主人的小骚狗,池池太舒服了。”
        
        陆琛觉得自己这个小奴隶可真是不守规矩,哪有奴隶敢这样和主人说话的,但是他也不介意,谁让自己喜欢这个小奴隶呢。
        
        “乖池池,自己掰开小逼坐上来。”
        
        听着陆琛口中吐出和他平日完全不沾边的粗话,迟池的骚水越流越多,好痒,好想要主人的大肉棒。
        
        就着这个想法,迟池掰着自己的小花穴蹭着陆琛的大肉棒,缓缓坐了进去。
        
        没想到刚进去一半,陆琛突然往上一挺,迟池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啊!!主人肏进子宫了,狗狗的子宫好撑。”
        
        陆琛感觉到龟头捅进了一个温热狭窄的地方,身上的小奴隶止不住地颤抖,估计自己抽出来就要带出来一大滩淫水。
        
        “池池真棒,把主人都吃下去了。”
        
        “呜…主人…。”
        
        迟池的声音带着呜咽,又像是撒娇,怀里柔软的身体扭动着,陆琛的肉棒更硬了。´㊆25068080
        
        “池池,主人要关你一辈子。”
        
        “呜…好,主人好大好粗…”
        
        陆琛听着他的浪言浪语,用力地抽插着泛滥成灾的小穴,两片肥厚的阴唇被撞得抖来抖去,后穴也被刺激地微微颤动。
        
        陆琛就势把一根手指插进了迟池的后穴,没什么阻碍就进去了,手指在里面轻轻按压,弄得迟池的小肉棒不断地冒水。
        
        “池池告诉主人,为什么后面也这么容易进去?”
        
        “因为池池松了…池池被狗肏过,呜…主人别不要我。”
        
        陆琛听到迟池的话笑了笑,原来小奴隶很在意这个事情,不能让他伤心啊。
        
        “乖,主人不会不要你,不过池池别想逃跑了,主人会锁住你。”
        
        “呜呜呜好…池池要被主人锁住,给主人生孩子。”
        
        陆琛忍不住了,小奴隶说的话太有诱惑力了,想想那个场面就想射了。
        
        接着感觉到肩膀上多了点重量,迟池的头埋进了自己的肩膀,小东西还挺会撒娇。
        
        “啊…又被主人顶到宫口了!不行了,池池要尿了。”
        
        “小骚货。”陆琛说着拍了拍迟池的屁股用力地挺进,肉棒被柔软的小口排斥着,但是头部还是顶了进去,爽得迟池眼泪口水一起流,身下的淫水从两人交合的地方流下来,打湿了陆琛的小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甜的味道,迟池被肏射了,花穴淅淅沥沥地往外流着淫水和尿的混合液体。
        
        “呜…主人对不起,狗狗尿了。”
        
        陆琛听得更硬了,泥泞的花穴无比软嫩,让他不舍得退出,迟池被顶得尖叫,手指和脚趾都蜷缩着,爽到不停地流泪。
        
        “宝贝,舒服还是不舒服?”
        
        “呜…舒服~狗狗舒服”
        
        迟池窝在陆琛怀里抽泣颤抖着,好久好久没有过舒服的做爱了,上一世陆琛爱他,他却背叛了陆琛,他们的最后时刻几乎实在暴戾发泄中度过的,陆琛死后又是暗无天日地被虐待,再没有尊严。
        
        迟池紧紧抱着陆琛,把头埋在肩窝不肯出来,陆琛的后背已经被抓得一条条全是指痕。
        
        “主人…狗狗后面也想要…”
        
        “池池今天又想耍什么花样?”
        
        “呜呜…什么都没有,只想被主人肏。”
        
        陆琛的肉棒被花穴夹得死死的,用力往外一抽,引起了迟池又一声短促的尖叫,他又高潮了。淫水和尿液涌了陆琛一身。
        
        就着被淫水润滑的肉棒,陆琛肏进了已经被扩开的后穴里,迟池满脸春色,显示着他的舒服和满足。
        
        “宝贝,以后还跑不跑?”
        
        “啊哈…”迟池发出呻吟般的喘息声,顿了顿道:“不跑了,池池要一辈子做主人的狗。”
        
        陆琛抱着今天格外听话的小宠物卖力地肏干,最后也没舍得射进去,怕他的池池肚子疼。
        【作家想说的话:】
        剧情依旧很废
        专注小短文
        甜甜的爱情是真的~
        
        
        第三章、比生命还重(双性小宝贝两个洞都被填满~有拳交情节) 章节编号:6571189
        迟池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陆琛的家里了,旁边没有人,手上是一个金属的锁链,连着墙壁,活动范围只有这间屋子。
        
        扶着酸软的腰走到门边,果然,门也是锁住的。
        
        迟池不禁笑了笑,上一世不知道陆琛的真心,以为他把自己当玩具,拼尽全力地逃离,结果换来一次又一次更可怕的监禁,最后才可笑的发现,陆琛只是怕他遇到更危险的人。
        
        他愿意关着自己,就让他关着吧,反正不想再要别人了,人和心都是他的。
        
        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迟池还站在门口来不及回床上。门被打开的一刻,陆琛已经准备好被迟池冷眼相待了。
        
        两人在门口四目相对,还没等陆琛有动作,迟池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好想你。”
        
        “…”陆琛显然不太适应这个态度。
        
        迟池趴在陆琛耳边轻轻说道:“告诉主人一个秘密,我今年二十四岁。”
        
        陆琛听到这句话愣住了,迟池今年本应该是二十一岁…
        
        自己是从三十岁回到了二十七岁,所以,他的池池也回来了吗。
        
        自己是死了才回来的,所以池池…也死了吗。
        
        看见陆琛愣住了,迟池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把他带进了房间。
        
        “怎么死的…”
        
        陆琛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
        
        迟池反应过来了,陆琛这话,意思是他也是重生的?他能这么快想明白自己的意思,真够聪明的,那上一世怎么就死了呢。
        
        “失血过多,死的挺难看的。”
        
        陆琛回抱住迟池,仿佛怕再次失去他一样,听见那个死亡方式,就能想象自己死后他遇到了什么。
        
        “那你呢,这么聪明,怎么真就被我害死了。”迟池蔫蔫地问道。
        
        “我故意的。”
        
        没了你,生活挺无聊的。
        
        迟池闷闷地说道:“以前你喜欢我,干嘛对我那么不好。”
        
        让我觉得你是把我当成玩具的…
        
        陆琛抱着迟池,“因为我混蛋,现在对你好还来得及吗。”
        
        “孩子都有了…你怎么就真的把我放走了。”
        
        迟池的声音中带了点哽咽,孩子…
        
        “这次一定保护好你。”
        
        “还有个问题。”迟池抬了抬手,铁链的声音在陆琛耳边划过。3⒛33594o2
        
        “你为什么喜欢我。”
        
        “一开始只是有兴趣…后来就想绑着你,哪也不能去,大概…日久生情”
        
        听着陆琛的回答,迟池觉得太真实了,还以为能有个浪漫的表白,结果…怪不得上一世两人能僵到那个地步。
        
        “主人~”
        
        陆琛再次听到迟池喊自己主人,有点微妙的诡异感,明明上一世僵成那个样子,现在居然还能相安无事,甚至发现了爱情?
        
        “池池宝贝,原谅我。”
        
        “主人,你以前和现在差别还挺大的…”
        
        “宝贝也和我道个歉吧,跑那么快,我找不到你。”
        
        迟池憋着笑蹭了蹭陆琛的脸。
        
        “嗯…我错了。”
        
        “池池…”
        
        陆琛一脸无奈,自己算是在他面前硬气不起来了,嘴里叫着主人,心里没准喊儿子呢。
        
        他想要把迟池解开,不管这一世还是上一世,对于迟池都是爱大于一切的。
        
        “别解了,我愿意被你锁着。”迟池躺在床上,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揉搓着自己的小穴。
        
        陆琛看见这样的爱人,立刻有了反应。
        
        “想不想给我戴个项圈,我永远都是你的狗狗。”
        
        陆琛的神色暗了下来,带了些淫靡的危险,“池池,昨天肏得你不疼吗?”
        
        “疼啊~还肿呢,但是想要,主人…给我嘛。”
        
        两人的律动带着铁链哗哗作响,肉棒填满了后穴,花穴里是迟池自己的手指。
        
        “呜…主人、你正在肏被狗肏过的地方。”
        
        “还知道我是主人啊。”
        
        迟池的脸红了,他这意思不就是自己把他当狗了吗。
        
        陆琛抓住了他的手不让他再自慰,花穴一张一合显得无比空虚。
        
        “要不要你的狗帮你插一插,嗯?”
        
        “要、要主人插进去。”
        
        陆琛插进了三根手指,大拇指还不断摩擦着肿大的阴蒂,刺激得迟池不断哭叫着往外喷水,阴茎也止不住地颤抖。
        
        最后一刻,陆琛在花穴塞进了半个手掌,轻轻地抽插着,阴穴大大张开,迟池有些胀痛,但是更多的是舒服。
        
        “啊!主人的手进了池池的阴道了。”
        
        陆琛把整个手收成了锥形,进入了那个粉嫩又淫靡的地方。
        
        迟池的阴道早就被开发过了,在被陆琛买回来之前,甚至还被手玩过子宫。
        
        陆琛也不是在迟池被狗肏的时候才认识他的,很久以前他是见过迟池被拳交的。
        
        他自己也不明白,那种地方的玩具,那个早都不怎么干净的小奴隶,为什么就让自己忘不掉。
        
        “舒服吗池池。”
        
        “舒…舒服~”
        
        陆琛的手有规律地在阴道里面刮蹭,戳到了迟池所有敏感的地方。
        
        “啊!池池要尿了!”
        
        迟池惊呼着,花穴和阴茎同时射出了液体,后穴也收缩得厉害,阴茎没得到照顾,却爽得不行。
        
        迟池后穴夹得太紧,陆琛只得大力抽插几次让他放松,怀里的人哼哼唧唧地说难受,自己就舍不得再动了。
        
        只能挺着滚烫的肉棒被夹在后穴里,还得抱着自家的宝贝安慰。
        
        陆琛的手从花穴轻轻抽了出来,又带出了一股液体,弄得迟池浑身抽搐,已经失神了。
        
        拳潮来得太爽,他实在是太舒服了。
        
        “池池宝贝,真恨不得把你肏得天天下不了床。”
        
        迟池在他怀里蹭着,“已经下不了床了,下床就想喷尿。”
        
        迟池喜欢这种失禁的感觉,没有一个人能做的比陆琛更让自己舒服,可惜上一世没玩过几次。
        【作家想说的话:】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他是上一世比生命还重的爱人
        
        彩蛋与正文无关!
        
        
        第四章、漏尿舔穴 重口爱情(过于温柔的主人 包容小奴隶的一切)彩蛋h!! 章节编号:6573497
        迟池的身下一片狼藉,花穴被拳得变形,大大地张着,合也合不上,里面还泛着水光。
        
        陆琛看着迟池懒洋洋的样子,估计已经累了,把插在他后穴里的肉棒拔了出来,不管还硬着的肉棒,把迟池抱着躺在了床上。
        
        迟池一动花穴就会往外流尿,拳交虽然能让他极致快乐,但是对身体伤害实在太大了,这一次要恢复很多天才能好。
        
        陆琛也知道这一点,就陪池池玩这一次,再也不舍得了。把手放在迟池的小腹上轻轻地揉着,里面就是子宫,这样揉一揉可以缓解刚刚过度扩张的不适。
        
        “池池,谢谢你。”
        
        “我更应该谢谢你,主人。”
        
        迟池枕在陆琛的臂弯里撸动着自己的肉棒,胆子比以前大了不只一点点,反正主人爱上了狗狗,狗狗不会再害怕了。
        
        两个人糟糕又糊涂的前世就当作没发生过吧,这一世要用全部的爱来补偿对方。
        
        “里面疼不疼。”
        
        “不疼,舒服得很,不过一动就漏,主人可别嫌我啊。”
        
        “不嫌,等以后给你和孩子一起换尿布。”
        
        迟池的脸红了一片,对着陆琛骂了句变态,窝在他的怀里不肯再动了。▫43⒗34003
        
        腹部传来掌心的温热,陆琛宽大的手掌在肚子上规律地揉着,床上虽然还是一片混乱,湿答答的,但迟池还是舒服地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陆琛仍旧在身边,怀里抱了只小奶狗,手腕上套了个和自己一样的手铐。
        
        “我把自己也锁起来了,我要和池池一起。”
        
        “都分不出谁是主人了。”
        
        “你早都把我弄到手了,池池主人。”
        
        迟池轻笑了一声,把小狗抱了过来,放在怀里捋着毛。
        
        “下面漏了,帮我擦擦。”
        
        花穴被拳的后遗症还没好,总会控制不住地漏尿。
        
        陆琛亲了迟池一口,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亲住了那个隐秘又充满色情的地方。
        
        迟池被舔得浑身一颤,接着他感觉到花穴被嘴巴吸住了,几乎吸得他又要喷了。
        
        “唔…主人,我又要喷了。”
        
        “没关系,我在呢。”
        
        陆琛搂住迟池的腰,把脸在他的腿间埋的更深。
        
        迟池温柔地笑着,说了句:“变态。”
        
        随后不再忍着尿意,任由花穴喷出不知是阴液还是尿液,尽数洒在了陆琛的脸上和嘴里。两人拥抱着做爱,并不紧致的小穴仍被填的慢慢的,就像是他的心,明明破碎不堪,仍被陆琛填的慢慢的。
        
        陆琛清理干净后又抱着自己越来越大胆的爱人躺在了床上,真的,好爱他。
        
        迟池看到了陆琛还硬着的肉棒,想起来刚刚好像是自己累了,他就没再继续。
        
        “主人,我给你口出来吧。”
        
        “不用管他,乖乖睡觉了。”
        
        “来嘛~”
        
        陆琛无奈地说:“舍不得。”然后把迟池抱住,手遮上了他的眼睛,让他能够安心地睡觉。
        
        迟池感受着温暖干燥的手掌在自己的眼睛上,想起来了一些事。
        
        以前陆琛从来没要求自己做过什么过分的事,连过分的玩法都没有,却能接受一个被拳交被狗肏的自己,就算是上一世最僵的时候,他也没强迫过什么,自己是真的没给他口过。
        
        想着想着,眼睛就有些湿润了,为什么以前不懂得珍惜…
        
        陆琛感觉到了手心的湿意,“怎么哭了宝贝。”
        
        陆琛用拇指抹去迟池的眼泪,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后背,“池池宝贝不哭,怎么了?”
        
        迟池的声音仍带着哭腔,“对不起,对不起。”
        
        “宝贝没错,你干什么都是对的。”
        
        迟池听完更心疼了,上一世到了那种地步,陆琛竟然是因为自己不在了才寻死的。知道真相后竟还能对自己这么好。
        
        迟池坚持着要给陆琛弄出来,陆琛无奈只得同意,还是舍不得用他的嘴,只能抓着迟池的手放在自己的肉棒上,带着他一下一下地撸动。
        
        爱人的触碰,即使只是手,却也能让他激动。
        
        不断地撸动着,终于射了出来,迟池心满意足地躺在了陆琛的怀里,安心的睡下了。
        
        陆琛只能无奈地抱着自家的宝贝,这傻瓜,一次哪够啊,憋着吧。
        
        
        
        迟池断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外面的事只管交给陆琛,他只需要被锁在屋子里,乖乖当一个小宠物,开开心心地被爱就够了。
        
        日子过得很快,重活一世的迟池又到了二十四岁,三年的时间早已被陆琛养娇了,当初陆琛抱回来的那只小奶狗也成年了,躺起来柔软舒服。
        【作家想说的话:】
        芜湖~主奴身份大转换
        爱情使人盲目哇( ̄∀ ̄)
        彩蛋漏尿时舔穴、清理详情~
        
        
        第五章、意外的变故(养的狗被坏人盯上 喂了春药肏主人)人犬 章节编号:6573506
        夏日的午后,小黑被拉出去溜了,迟池懒懒的腻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时不时的脚步声也没有吵醒他。
        
        朦胧间感觉自己被舔了,迟池平时不爱穿裤子,一被舔到就有了感觉,睁眼一看,竟然是小黑不断地舔着自己的肉棒。
        
        花穴也受到了波及,丝丝淫水开始渗出,这几年陆琛把他弄得太敏感了。
        
        迟池喊着小黑的名字想要让他离开,但是今天的小黑不知为何,似乎听不懂话,喘息的声音也越来越剧烈。
        
        手是被锁住的,迟池只能用脚驱赶小黑,又不舍得太用力,对着屋外喊人也没人回应,看着小黑的生殖器摆在自己眼前,迟池心里一惊,不会吧…小黑不会做什么的吧。
        
        可是天不遂人愿,小黑今天很不正常,舔够了竟然压在了迟池的身上,大型犬非常重,压得他不能动弹,狗的舌头伸在外面还淌着口水,迟池怎么喊都没人进来,很快就没力气再反抗了。
        
        整日地在屋子里,很久没运动过,体力敌不过一个成年的大型犬。
        
        迟池只能蹬着腿不断重复着,“小黑!快下去!”
        
        小黑依旧压在上面,它在外面被喂了药,现在发情了。
        
        小黑硬邦邦的生殖器抵在迟池的腿缝中间,疯狂地想要进去,迟池用力夹着腿也没能把它赶走。
        
        甚至被它的鸡巴烫得水流得更多,脑子已经开始有些混乱,好想要,陆琛怎么还不回来…
        
        “唔…小黑,快下去!”
        
        迟池最后还在抵抗,但是花穴的淫水已经浸湿了腿间,小黑的鸡巴顶入了松软的穴口,以前玩得太大了,穴口根本就是松的,无力抵御一根硬挺的东西插入。
        
        迟池不断的摇头、夹腿,眼里还闪着泪光,不要…
        
        但是身体上的满足带来的快感又无法忽视,他被强奸了,被自己养的狗强奸了。
        
        “啊…小黑…停下!”
        
        迟池几乎被不停息的肉棒肏得喷水,可是小黑没有陆琛那么体贴,只是自顾自地插入再退出,它红着眼睛不断地顶着,迟池只能大张着腿任由自己的爱犬交配。
        
        陆琛进门的时候听到了迟池的呻吟声,迟池也听到了陆琛的关门声。
        
        他紧张到无法呼吸,自己怎么解释,他会听吗…
        
        身体骤然紧张,花穴夹住了小黑的肉棒,感觉到体内的狗屌突然胀大,撑得难受,他突然意识到小黑要射在自己的身体里了。
        
        “不要!!滚开!!”⋆32033⒌9402
        
        迟池尖叫着喊完这句话,听到了陆琛急促的脚步声,门打开的一瞬间,迟池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陆琛打开门看到的场景是小黑的鸡巴还卡在迟池的穴里,成结的时候怎么也拔不出来。
        
        迟池闭着眼睛,还挂着泪珠,已经准备好接受他的宣判。
        
        可是陆琛什么都没说。
        
        陆琛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自己看到这个场景第一眼不是生气,而是担心。还没仔细想,就已经走到了窗边,拽着小黑的头把它从迟池身上移开。
        
        下体还连接着,他竟然当着陆琛的面不停的被狗内射。
        
        陆琛按着迟池的小腹,把逐渐疲软的狗鸡巴推了出来,又把哭得不成样子的他抱进了怀里。
        
        他一边擦着迟池的眼泪,一边揉着他的肚子,“宝贝是不是疼了,哪难受。”
        
        小黑已经被撵到了一边,药性过去了,它好像也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
        
        迟池一动不动地任由陆琛抱着,一句话也不说,就是静静地留着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他。
        
        “池池别怕,我先抱你去洗澡好不好。”陆琛是真的有点慌,以至于根本不关心为什么迟池会和狗做。
        
        “恶心吗…”迟池沉默了很久终于问出了一句话。
        
        “别瞎说,我的池池永远最好。”
        
        “我被狗上了,又被狗上了。”
        
        陆琛知道——上次他被狗上的时候自己也在现场。
        
        “呵…我命也够贱的,和狗有缘,前后都被弄了。”
        
        “宝贝,再说别的狗我就要吃醋了,不哭。”
        
        “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和狗做了?”
        
        看着迟池情绪不对,陆琛把迟池往怀里更用力的搂了搂。
        
        “你知道吗,我被狗操也能潮吹,我刚才被操到高潮了。”
        
        迟池想不通自己为什么无力反抗,为什么被狗操都能下贱地获得快感。
        
        “宝贝,我也能把你操到高潮,我不关心别的,我只在乎你。”
        
        迟池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一边还说着对不起,陆琛心疼得要命,温柔地帮他清理,洗过澡抱回了床上。
        
        “别碰我了,好恶心。”
        
        “池池怎么样都是我的宝贝。”
        
        “太脏了。”
        
        “我帮宝贝清理干净。”陆琛平日里都是戴套的,因为自家宝贝说还不想有孩子,不过这次情况特殊。
        
        “宝贝里面疼不疼?”
        
        “不疼…你要做吗…”
        
        “帮宝贝清理干净,别害怕。”
        
        陆琛轻轻地揉着迟池刚被肏得有些红肿的穴口,手指摩擦着阴蒂,直到又出了淫水,才把自己的肉棒轻轻地顶了进去,“我也是池池的狗,我帮宝贝弄干净。”
        
        他把迟池整个抱在怀里,温柔地亲吻着,不断地安慰着,池池是他的,不想让池池有一丝一毫的难过。
        【作家想说的话:】
        惹(*/∇\*)重口了
        人犬介意慎入!!
        
        
        第六章、血腥报仇名场面(求婚咯~两个变态哥哥的爱情) 章节编号:6573725
        陆琛第二天就把小黑送去检查了,不出意料是被人下药了,不用想都知道,还是那批人,蠢蠢欲动了三年,这个机会他们怕是等了很久了。
        
        他们是觉得这样挑拨他和池池的关系很好用吗?那就挨个让他们试试被狗操是什么感觉吧。
        
        陆琛在公司忙了几天,终于把人都找齐了,虽然自己只是对那帮人很生气,但是自家的爱人这几天情绪非常不好,实在不放心,只能天天抱在眼前看着。
        
        “宝贝,笑一个。”
        
        陆琛把迟池放在自己的腿上,把他毛茸茸的小脑袋压在胸上,这个姿势是池池一直喜欢的。
        
        迟池听到了他的话,在怀里拱了拱头,扯出了一个笑。
        
        “池池不生气咯,老公晚上带你去看好玩的。”
        
        晚上下了班,陆琛带着迟池到了一个厂房,迟池有点冷,缩在陆琛的怀里。
        
        远处有几声狗叫,让他心里蓦的一惊,身上都在颤抖。
        
        陆琛知道带他过来会这样,但是这也是让他以后能够开心起来的唯一方法。
        
        他一把抱起了迟池,公主抱的姿势让迟池稍微有了些安全感。
        
        狗叫声越来越近,仿佛还夹杂了点人的惨叫。
        
        震撼的一幕映入眼帘,浓重的血腥味,数十个人被狗围住,不断地性交,鲜血淋漓,反抗的人早已经被发狂了的狗咬得满身是血。
        
        “别怕。”
        
        陆琛把迟池放下,揽在怀里轻声问道:“宝贝是不是认识他们,想不想弄死他们。”
        
        迟池当然认识,那是上辈子把他玩死的人。
        
        对狗和他们的恐惧转为了暴戾,迟池冷眼看着这场属于观众的狂欢。
        
        就这么站了两个小时,狗渐渐都停了下来,昏睡过去。那群人也已经被凌虐的不成样子。
        
        迟池在地上随手捡了个锋利的瓦片,朝着人群走了过去。
        
        “啊啊啊啊!!!!!”
        
        听着面前那人尖锐的惨叫,迟池也没有停手,那人的生殖器沾满了鲜血,还连着一点皮肤,很快就要被全部割下来。迟池又走到另一个人面前,在他的乳头上疯狂地划着,直到血肉模糊。
        
        手上不断地占满恶心的鲜血,迟池的眼里混着疯狂与战栗。
        
        “陆琛,我害怕。”
        
        “别怕,我陪你一起。”43163400⑶
        
        陆琛走过去,捡起沾满鲜血的瓦片,把那群人一个个的割掉,一个也没有漏掉。
        
        迟池终于忍不住了,扶着墙壁不停的呕吐,鲜血沾了满身满手。
        
        身后是陆琛温暖的怀抱。
        
        “池池,别怕。”
        
        “你怕吗。”
        
        “不怕,这些狗我找了好几天。”
        
        敢这样对待他的爱人,那他们自然是罪无可恕。
        
        池池做什么都是对的。
        
        “池池,嫁给我吧,我会永远爱你。”
        
        迟池清楚的知道自己爱着他,也清楚的知道,他们两人都是变态。
        
        当然不能再祸害别人,就让他们两个一起腐烂吧。
        
        “好啊,我的狗狗主人。”
        
        在这场血色的浪漫中,两人准备共度余生。
        
        “我又漏了。”
        
        两人回到车上,迟池看着自己带了点水迹的裤子戏谑的说道。
        
        “给你舔干净。”
        
        小家伙,明明很兴奋还装害怕,我又不会嫌你。
        
        就算你是个小恶魔。
        
        这辈子我是你的了。
        【作家想说的话:】
        嗷呜~
        池池白切黑了
        病娇小崽我爱
        
        
        番外、孕期小故事(婚后爱情生活) 章节编号:6573744
        这几天迟池总是想吐,算算大概是上次看了那些人之后开始的。
        
        不会是有什么创伤应激反应了吧。
        
        “老公,想吐,不舒服。”
        
        陆琛听了有点担心,虽然小家伙是个黑心的小鬼,但是毕竟第一次见那个场面,不会被吓着了吧。
        
        “老公带你去医院看看好不好。”
        
        “不行。”
        
        “那老公给你找医生来可不可以。”
        
        “嗯…”
        
        陆琛出去给私人医生打了电话,又进了屋子。
        
        “快抱抱我的小宝贝。”
        
        一把搂住翻来覆去的迟池,按在怀里亲来亲去,想让宝贝好受一些。
        
        迟池睡着了,睡得很好,医生来了都不知道,医生等得无聊,给他把了把脉,随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他站起来示意陆琛跟他出去,陆琛也很意外,不是心理问题吗…
        
        “他…他怀孕了…”
        
        陆琛听到这句话时彻底愣了,怀孕了…他们要有孩子了…
        
        “有什么别的问题吗?”
        
        “把脉倒是没别的问题,不过还是应该去孕检。”
        
        “知道了…”
        
        陆琛进了门发现迟池已经醒了,靠在床头坐着,像是还有点困。
        
        “池池…你怀孕了…”
        
        迟池突然清醒过来,睁大了眼睛。
        
        怀孕了…?这次能保护好孩子了。
        
        还没等说出话,眼泪先流下来了,陆琛把他抱在怀里,为他擦着眼泪。
        
        “池池,我肯定保护好你们。”
        
        “好…”
        
        孕期的人格外娇气,陆琛丝毫不恼,任由着自己的小娇妻每天变着法折磨自己。
        
        弄硬了不管解决、自己偷偷自慰这都是常事。
        
        “池池乖,忍一忍,我们下个月就可以做了,把手拿出来,乖。”
        
        陆琛再一次抓到迟池自慰,又不舍得说他,只能搂在怀里哄着。
        
        迟池只能任由手被轻轻地拽出来,本来被手填满的充实感消失了,只有无尽的空虚。
        
        他实在是想要,于是趁着陆琛睡着了把他撸硬,扶着肚子坐了上去。
        
        陆琛没一会就被夹醒了,这两个月自己硬得不行的时候,在穴口磨来磨去,只能靠着腿交解决。现在倒是被自家宝贝先下手了。
        
        也不舍得说他,只能搂着他的腰帮他轻轻往下坐。
        
        “宝贝不乖了。”
        
        “呜…我好想要。”
        
        陆琛向来拿他没办法,只能一下一下轻轻地顶弄着,只进去半根给他解解痒,到最后还是帮他舔到高潮的。
        
        孩子五个月时,膀胱已经被压迫了,两人每次做都是轻柔小心的,就这样迟池还是会漏尿。´32O33594O2
        
        “没事,尿出来吧,老公亲亲。”
        
        做到一半的时候,后穴被填的太满了,前列腺的刺激和膀胱的压迫把尿意弄得很强。
        
        终于还是没忍住,松软的花穴里涌出了一大股尿液。
        
        陆琛俯下身给他舔着穴,又把东西卷入了口中,不管多少次,迟池都会羞红脸,老公咽自己的尿,真的太羞耻了。
        
        舔完穴,陆琛把肉棒缓缓地插了进去,虽然是开过拳的阴道,但就是怎么肏怎么喜欢。
        
        池池什么样都好。
        
        以至于后来孩子出生了,还要在小小的婴儿床上看着自己的家长每天抱着睡觉,时不时还在被子里做些什么。
        
        那奇怪的记忆,一直保留到了陆橙橙三岁的时候。
        【作家想说的话:】
        完结撒花~
        希望你们喜欢
        
        
        
        
        彩蛋內容:
        俱乐部里,一个赤裸瘦弱的男孩在昏暗的灯光下被照的显得苍白无力。
        
        身后那只大型警犬伸着舌头,不住地淌着口水,还有急躁的喘息声。
        
        迟池被身后的黑衣人按压着跪趴在地面,冲着观众露出隐秘的洞穴,一个双性人的秘密之地。
        
        观众里有不少是新来的人,头一回见到双性人,都对接下来的事情充满期待。
        
        迟池的后穴早已被扩张充分,迟池早也对被谁肏、被什么肏不在乎了,他高高地撅着臀部,准备开始一场从未进行过的性爱。
        
        大型犬被放开的一刻,全场沸腾,这个时候陆琛刚好推门而入,看到了一直无法忘记的一幕,美丽淫靡而又让他心疼。
        
        狗被喂了药,压在迟池的身上,急切地找着洞穴,疯狂地捅入抽插,迟池在这种极端的侮辱下还是能够体验到快乐,逐渐呻吟起来,花穴也不断流出淫水,阴茎颤颤巍巍地立了起来。
        
        一边浪叫着,一边用手揉搓着花穴自慰,到最后塞进了半个手掌,所有人都看硬了,观众席也开始了一片淫乱的交合。
        
        迟池自顾自地呻吟着,身后的大型犬似乎快要射了,体内的鸡巴越长越大,卡成了一个结,一股股精液浇在后穴里,想爬开,下体却连在一起无法动弹。
        
        迟池尖叫着把整只手塞进了自己的花穴,在狗射精的同时不断地高潮,喷水,最后尿了出来,瘫软地趴在了展台上。
        
        陆琛曾进见过他,上一次是拳交,这一次玩得更大了,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奴隶很合他的爱好。
        
        
        
        彩蛋內容:
        “主人觉得我松吗?”
        
        “我敢吗宝贝。”
        
        陆琛把自家宝贝放在床上,一个手帮他自慰着小花,嘴巴还含着他的小肉棒,舒服得迟池只能抓着陆琛的头不断地呻吟。
        
        陆琛抬起头,亲住了乱动的小奴隶,“宝贝,你的骚水好甜。”
        
        “唔…”
        
        迟池被压住不能动弹,随后就感觉到一个炙热的东西抵着自己的阴道,也不进去,就在外面磨,磨的他不住地流水。
        
        好痒…
        
        “主人进来,池池痒。”
        
        “你才是主人,我的宝贝池池。”
        
        陆琛拿自己的小爱人毫无办法,只能要什么就给什么了。
        
        上一世连命都肯给,这一世更是毫无顾忌地宠着他了。
        
        插进去不停地打桩,直到被磨出了白沫,迟池连续喷着水,陆琛全部射了进去才餍足地把迟池抱进了怀里,他们的明天有更多的快乐。
        
        
        
        彩蛋內容:
        陆琛的脸贴在迟池的小腹上,闻着刚刚尿了的地方散出的气味,刚刚没发泄过的肉棒硬的难受。
        
        “累…不洗澡了好不好。”
        
        “好,那我给宝贝清理。”
        
        陆琛说着把迟池的腿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露出了刚刚被拳交过的脆弱之地,有些红肿,还有点颤抖。不知道是难受的还是兴奋的。
        
        陆琛对着阴唇吹了口气,迟池感觉到一阵清凉,又痒又舒服,忍不住地想把腿夹住。
        
        “唔…别吹了主人,好痒。”
        
        “好,不吹了。”
        
        陆琛不再吹气,而是把脸埋到了迟池的双腿中间,悄悄地伸出舌头,在微微挺立的阴蒂上舔了一口。
        
        还带着点腥气,是池池的味道。这么想着,陆琛更硬了。
        
        迟池不断扭动着腰身,发出难耐的呻吟,但这一次陆琛没打算再停下。
        
        迟池的花穴现在一动就会往外流出尿液,混着淫水,蹭在了陆琛脸上。
        
        迟池不敢睁眼,这个场景实在是太淫靡了。
        
        身体早已经有了反应,小肉棒立了起来,戳在陆琛的脸上,小穴里的淫水也越来越多。
        
        尿液也随着他身体的抖动不断地溢出,尽数沿着陆琛的脸流到了脖颈上,滴滴答答地落在床上,虽是无声,迟池却仿佛听到了舔弄的声音。
        
        下一刻,迟池尖叫出了声,他真的被舔了!
        
        “啊!不要,好脏!”
        
        陆琛怎么能舔他的尿。
        
        但是更加剧烈的扭动结果就是尿越流越多,陆琛舔得也越来越温柔,舌尖在穴口打转,卷起来一点淫水和尿液,顺着喉结吞咽的声音刺激得迟池受不了,红着眼圈哭了出来。
        
        “呜…好脏,别舔了主人。”
        
        “池池乖,池池是甜的。”
        
        听着爱人安抚的声音,下体又被温柔的舔舐着,双重的刺激下,迟池彻底失禁了,大股的尿液伴随着一阵潮吹喷在了陆琛的身上。
        
        胸肌上,腰腹上,闪着透明的水光,陆琛脸上让人害怕的狠戾此刻像一汪水,融注了对迟池的爱意,深情地看着他的宝贝。
        
        “我爱你,池池,我们永远不分开了。”
        
        “呜…别嫌我。”´
        
        “喝都喝了,你看我嫌了吗?”
        
        迟池红着脸睁开眼睛,对上了那双温柔的眸子,彻底沦陷了。
        
        陆琛抱着迟池换了床单,又把泥泞潮湿的小穴舔干净,确认晾干了才把人搂入怀中,没有一丝缝隙,相拥而眠。
        
        花生米整理 更多好文Vx 1344122267

【双重生】专一主人x双性小奴隶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评论:

Change Language(Change Langu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