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情人Ⅲ(单性,鬼畜儿子攻X鬼畜爸爸受) 爸爸的情人Ⅲ(单性,鬼畜儿子攻X鬼畜爸爸受)

更新时间:2022-06-22

作者:莉莉丝

分类:男男 强攻强受 原创 美人受 海棠 高H 现代 正剧

来源:腐文吧

更新:2022-06-22

爸爸的情人Ⅲ(单性,鬼畜儿子攻X鬼畜爸爸受)

        黑手党教父的长子亚诺·美第奇的脸庞苍白而阴郁,他的眼神当中闪烁着疯狂的欲念,他说:“爸爸,从今以后,您便是我的所有物了,您对我所施加的一切,我都会百倍奉还……”
        黑手党教父洛伦佐·美第奇的眸色深深,鼻梁骨上架着的银色眼镜框的镜片折射出幽幽的冷光,他无可奈何的苦笑道:“我的孩子,那我以后可要夜夜承你的欢了,爸爸我是没关系啦,可也不知道你的小身子骨受不受得住……”
        
        本章节有1300+字彩蛋,彩蛋内容:教父调教养子,超粗假阳具肏穴,极限扩张,香蕉插穴play,夹断香蕉的惩♂罚,跳蛋play,屁眼里塞着跳蛋被教父艹穴
        
        
        刑讯部的那名二十五岁的工作人员虽然已经选择了一干鞭子当中最普通的一款鞭子,但是能够出现在黑手党总部的刑讯室里的鞭子,哪怕是最普通的那一款,抽起人来也是钻心刺骨的疼楚。
        
        “亚诺少爷,要开始了,一共二十下鞭臀,会很疼,请您忍耐……”刑讯部的那名工作人员手中拿着鞭子,黝黑的鞭子在手中掂那掂,他开口提醒道。
        
        刑讯部的那名工作人员觉得教父洛伦佐·美第奇对自己的继承人下手可心真狠——黑手党的组员犯事,一般也仅仅是鞭背,哪里有鞭屁股的,只有胆敢与黑手党作对的敌人被抓俘,才会用鞭臀来凌辱敌人的自尊心,消灭敌人的气焰,逼迫敌人乖乖吐露情报。
        
        “搞快点,不要磨蹭!”
        
        亚诺·美第奇的全身赤裸,只有下半身穿着一条黑色平角内裤,他跪趴在木马刑架上,双手手腕和双脚脚腕都被拘束固定住,木马刑架的构造迫使他的臀部高高的撅起在半空中,他闭上宝石蓝的双眸,开口喊道。
        
        别看亚诺·美第奇表面上不在乎,他那张苍白阴郁的面庞毫无表情,看起来不动声色,可他心里觉得自己现在丢人至极,他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遵命,亚诺少爷。”刑讯部的那名工作人员说着,他扬起手中握着的皮鞭,皮鞭甩到半空中,然后狠狠的一甩下,鞭尾砸在亚诺·美第奇的被迫高撅在半空中的臀部,发出“啪”的一声。
        
        刑讯室当中响起了鞭子接触臀肉而发出的“啪”的一声,一鞭子狠狠抽下去,亚诺·美第奇的内裤被鞭子划烂了一道口子,他的屁股露出部分雪白,雪白的臀肉上浮现出一道血痕,看起来血淋淋的,怵目惊心。
        
        “……”亚诺·美第奇身为美第奇家族的下一任继承人,身为西西里黑手党的下一任教父,他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种罚,仅仅一鞭子抽在臀上,他都觉得疼得要命,屁股上传来的痛处使得他不受控制的拧紧了眉头,他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的唇齿泄出一丝羞耻的呻吟声。
        
        然而,这才仅仅是第一鞭。
        
        接下来,他还有得受的……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在接下来的鞭臀过程中,由于实在是太疼了,因此,屁股疼到怀疑人生的黑手党大少爷亚诺·美第奇放弃了自己的矜持,放下了自己的羞耻心和自尊心——他遵循人的肉体受到伤害时的本能反应,疼得掉眼泪,他的嘴里也呼疼出声。
        
        一共二十鞭,全部都抽打在臀部,二十鞭鞭刑过后,黑手党大少爷亚诺·美第奇的光洁额头上满是一层薄薄的冷汗,他那上挑的眼尾沾着几滴泪水,一双宝蓝色的眼珠湿润了,他面色惨白,他的嘴唇被咬出牙印。
        
        在经受了二十鞭的鞭臀过后,黑手党大少爷亚诺·美第奇的下半身穿着黑色平角内裤被抽得破破烂烂,他的雪白屁股肿大了整整一圈,红色的鞭痕交纵,内裤浸染了血液,由于是黑色,所以内裤上沾染的血迹看起来不是很明显。
        
        “刑罚结束了,亚诺少爷。”刑讯部的那名工作人员将手中握着的那根沾满了鲜血的鞭子放回原来摆放的位置,他开始伸手去解开亚诺·美第奇的双手手腕和双脚脚腕上的拘束器具。
        
        等到双手手腕和双脚脚腕上的拘束都依次解开后,亚诺·美第奇仍旧维持着那种四肢跪趴在木马刑架上,鞭痕遍布的雪白屁股蛋子由于木马刑架的构造而被迫高高翘起的姿势,一动不动。
        
        不是亚诺·美第奇喜欢摆这种羞耻的姿势才一动不动,因为他的屁股实在是太疼了,他趴在那里好一会儿,缓过劲来,才有力气起身。
        
        “亚诺少爷,您的衣服。”亚诺·美第奇从受臀刑时用的木马刑架上起身,那位执行鞭刑的刑讯部工作人员便赶紧捡起亚诺·美第奇少爷刚才随意扔在地上的种种衣物,他双手恭恭敬敬的递给他。
        
        亚诺·美第奇接过自己的衣服,他穿好一整套高级定制的酒红色西装,白色衬衫,酒红色领结,系好腰间的皮带,他那大了一圈的伤痕累累的肿胀屁股被裁剪得体的修身西装裤包裹着,倒是看不出来什么。
        
        “辛苦你了。”亚诺·美第奇那宝石蓝的眼睛当中已经没了水润的光,微微上挑的眼尾显得整个人有几分刻薄,他斜睨了那位执行鞭刑的刑讯部工作人员一眼,开口说道。。
        
        “不辛苦不辛苦……”刑讯部的那名工作人员诚惶诚恐的摆摆手,他只希望亚诺·美第奇这位黑手党的下一任教父将来千万不要记恨他。
        
        亚诺·美第奇,这位黑手党的下一任教父,他自然是不会计较一个在黑手党总部的刑讯部门待着的一个无名之辈,他将自己心底的恨意全部倾泻在他那个所谓的弟弟亚瑟·美第奇的身上。⋆43163㈣003♡
        
        今日所受的痛楚与折辱,有朝一日,他定要加倍报复在亚瑟这个小杂种的身上!
        
        他成为黑手党教父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弟弟亚瑟·美第奇从美第奇家族的族谱当中除名,第二件事,便是让亚瑟这个小杂种成为自己的男宠,他会好好疼爱这个杂种的,让他痛不欲生,求死不能的那种疼爱……
        
        ……
        
        时光流转,光阴如流水一般流淌而过,已经是一个月后。
        
        又是一个夜晚,月色很美。
        
        “啊哈……啊啊……”
        
        黑手党教父的长子亚诺·美第奇一个人待在自己的卧室房间里,他躺在软绵绵的白色大床上,躲在自己的被窝里,他在进行自渎,他胯下那根尺寸十八厘米长的阴茎被自己的右手握住,迅速的上下套弄着。
        
        “啊啊……啊哈……啊啊……”
        
        长子亚诺·美第奇的呻吟声很小,他的喘息声很急,他一头金发散乱在白色枕头上,宝石蓝的眼瞳瞳孔放大,苍白的面庞浮现一抹潮红,他的红唇半张,唇间泄出的喘息声仿佛是小动物的呜咽一般。
        
        “啊啊——!”随着长子亚诺·美第奇的嘴里的一声尖锐的呻吟声,他射精了,他胯间那根尺寸可观的大肉棒喷出了白浊的精液,精水喷到他的右手手掌上,弄得手掌黏糊糊的。
        
        长子亚诺·美第奇虽说是发泄了一次,可他仍旧觉得不餮足,身体觉得更加的空虚,他的心情也更加的烦躁,烦躁的原因嘛,当然是因为亚瑟·美第奇那个小杂种了……
        
        一个月前,长子亚诺·美第奇被他的父亲洛伦佐·美第奇罚了二十下的鞭臀,经过了那一遭,他的屁股疼了大半个月,每天行走坐卧都要忍耐着臀部的痛楚,还得装作什么事都没有,毕竟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在任何人面前失态。
        
        他恨亚瑟恨了整整一个月。
        
        可一个月后的今天,长子亚诺·美第奇虽然臀部的鞭伤已经完完全全的好了,可是他发觉,这一个月的时间内,他的脑海当中全部都是亚瑟·美第奇那个小杂种了。
        
        亚瑟那扭腰摇臀被父亲洛伦佐·美第奇用鸡巴肏的模样在他的脑海挥之不去,时不时的搅乱他的心情……
        
        就连现在,长子亚诺·美第奇通过自渎发泄欲望的时候,他的脑海当中浮现出来的都是亚瑟·美第奇的那张脸,以及亚瑟被父亲洛伦佐·美第奇肏的场景,他想象着,如果骑在亚瑟那个卑贱的男宠的身上的人不是父亲,而是自己……
        
        “真是个婊子!”长子亚诺·美第奇恶狠狠的唾骂了一句,然后他强行掐灭了自己胯下那根再度翘起来的鸡巴,阴茎茎柱被掐得变形,阴茎这才软了下来。
        
        自己居然因为想亚瑟那个贱种,想得鸡巴硬了……
        
        长子亚诺·美第奇越想越气,他蒙头就睡,却是无眠了好一会儿才睡着,好在睡梦当中,他没有再梦见弟弟亚瑟·美第奇那张脸了。
        
        ……
        
        第二天晚上。
        
        黑手党教父的长子亚诺·美第奇的卧室房间里,除了他自己,还多了一个人,是他刚物色到的男宠,男宠的面庞清秀,脸型标致,黑发黑瞳,浑身上下的皮肤如同牛奶一般白,这名男宠的年龄不过十八岁,还是个雏。
        
        “主人,亚瑟的小骚逼好痒,求主人用大鸡巴操亚瑟!”
        
        男宠的名字并不叫亚瑟,只不过,这是亚诺·美第奇要求他这么自称的,至于这名男宠的真实名字叫什么,亚诺·美第奇并不知道,他也丝毫没有兴趣知晓。
        
        男宠脱光了身上的衣物,他的两颗嫣红乳头上分别穿了两个乳环,乳环上挂着小铃铛,他腹部的耻毛被剃得干干净净,他胯下那根鸡巴被一个金属贞操锁给锁住,贞操锁自带尿道按摩棒,尿道按摩棒深深的插入尿道内。
        
        男宠的四肢伏地,他跪趴在地板上,他高高的撅起屁股,腰肢下沉,他如同母狗发骚一般扭动着白嫩可餐的屁股蛋子,他低着脑袋,伸出艳红的舌头舔舐亚诺·美第奇的漆黑发亮的皮鞋鞋面。
        
        “亚瑟可真是个骚浪贱货啊,屁股扭得这么欢,过来,替主人口交。”
        
        “是,主人,亚瑟会努力舔您的鸡巴的!”男宠停止了舔鞋的卑贱动作,他膝行半步,他跪到亚诺·美第奇的胯下,然后用他的牙齿咬开亚诺·美第奇的腰间皮带,咬开他西装裤的裤裆拉链,咬下内裤……
        
        亚诺·美第奇胯下那根尺寸可观的大鸡巴一下子弹了出来,弹到了男宠的牛奶白的面庞上,男宠赶紧张嘴含住亚诺·美第奇的胯下那根长度足足十八厘米的大鸡巴,他的嘴巴看着不大,倒是一下子就将整根鸡巴含在了嘴里。
        
        “啾啾……啾啾……”男宠开始替亚诺·美第奇口交,他舔得很卖力,他虽然是个新手,可能够送到亚诺·美第奇的床上的人,也必定是早早受过各种床技训练的,除了他的后穴还是处子穴,没有器具碰过以外,他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敏感点,都被专人好好调教过了。
        
        “啾啾……啾啾……啾……”男宠的嘴巴张到了最大,他的嘴里含着亚诺·美第奇的胯下那根巨根,亮晶晶的透明涎水源源不断的从他的嘴角流出来,他的嫣红唇瓣上泛着水润的光,就连下巴上也沾满了口水。
        
        更大更粗的硅胶阳具他都含过,如今这种小场面,这名黑发黑瞳的男宠他没在怕的……
        
        “混蛋,你咬疼我了……”
        
        可这名黑发黑瞳的男宠毕竟是第一次服侍活人的鸡巴,他有些紧张,况且他服侍的活人不是别人,是黑手党的下一任教父亚诺·美第奇,而且活人的鸡巴是热的,散发着腥臊味,令他作呕,加上是在紧张的心情下,他的牙齿就不小心咬到了。
        
        亚诺·美第奇伸出一只手用力拉扯着这名男宠的头发,迫使他仰起头来,“亚瑟,男宠是你这么当的么?”
        
        这名男宠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认错道歉,主动求罚,可他的嘴巴里还含着亚诺·美第奇的胯下那根大鸡巴,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下场会怎样……
        
        “待会儿再罚你……”
        
        亚诺·美第奇的面色不悦,半晌,他冷冷的开口道,说完,他的另外一只手捏着这名黑发黑瞳的男宠的面颊,他迫使他嘴巴张得更大,然后,他开始了抽插,他完完全全的将这名男宠的口腔当成了女人的阴道来使用。
        
        “亚瑟,你知道吗,你的这张嘴生来就是为了含着男人的鸡巴而存在的……”
        
        亚诺·美第奇一边胯下抽插着这名男宠的嘴巴,一边用淫猥的荤话辱骂着这名男宠,只是,他更想要将自己这话对着他的那个贱种弟弟亚瑟·美第奇说,他更想要操的也是那个贱种弟弟的嘴巴。
        
        亚诺·美第奇的胯下那根阴茎又粗又长,并且中看又中用,勃起的阴茎在这名黑发黑瞳的男宠的口腔内进进退退,很长时间才释放出白浊精液来,一大股精水喷射在这名男宠的喉咙根部,惹得他呛咳了一声。
        
        “咳咳——!咳咳——!”这名黑发黑瞳的男宠的双颊涨红,他的嘴里还含着亚诺·美第奇的胯下那根大鸡巴,他含混不清的咳嗽了几声,喉间的那一大股温热精液才被吞咽下去,难受的感觉消失了些许。
        
        “好了,亚瑟,刚才你用牙齿咬到我的老二的帐,我们该来算一算了,该怎么惩罚你好呢?”亚诺·美第奇舒舒服服的射了一发后,他将自己胯下那根鸡巴从这名男宠的嘴巴里拔出来。
        
        “对不起,主人。”这名男宠赶紧跪伏在地请罪。
        
        “要不,哪里犯错就罚哪里,亚瑟,我看干脆就将你的牙齿全部拔掉好了?”
        
        “主人饶了亚瑟吧!”这名男宠听到亚诺·美第奇的嘴里说出的话,他吓得差点尿了出来,他跪伏在地的身子抖个不停,他实在是吓坏了。
        
        “好了,不过是吓唬你的……”
        
        亚诺·美第奇看着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这名他不知姓甚名谁的男宠,他在脑海当中想象着跪伏在那里的是他的贱种弟弟亚瑟·美第奇,脑海当中补完了那副画面的时候,他突然心情大好,便放软了语气道。
        
        “不过还是要罚一罚的,哪错罚哪儿,就罚你自己掌嘴吧,二十下,快点!”亚诺·美第奇的那宝石蓝的双眸的眼中满是戏谑的神色,他红润的薄唇勾起,脸上露出十分玩味的笑容。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一共二十下的掌掴,这名黑发黑眼的男宠在亚诺·美第奇的脚边战战兢兢的跪直了身体,他左右开弓,自己用双手扇自己的脸颊,他用了十成十的力道,每一下都发出皮肉挨揍的耻辱声音。
        
        二十下掌掴结束过后,这名男宠原本牛奶白的双颊变得红肿不堪,面颊上浮现出了交叠的红色巴掌印,他的嘴角也流出一抹血,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知道错了么,亚瑟?”亚诺·美第奇伸出他的一只白净的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这名男宠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
        
        “亚瑟知道错了。”这名男宠不太敢直视亚诺·美第奇的眼睛,他神色畏惧,犹犹豫豫的说着。
        
        “很好,那亚瑟给主人说说,亚瑟错在哪里了?”亚诺·美第奇问道。
        
        “错在不该在口交的时候咬疼了主人。”这名男宠战战兢兢的说道。
        
        “那你说说,亚瑟是主人的什么?”亚诺·美第奇又问。
        
        “亚瑟是主人的所有物,是主人的男宠。”这名男宠犹豫着回答道。
        
        “亚瑟是贱种。”亚诺·美第奇居的一只手挑着这名男宠的下巴,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阴鸷无比的眼神逼视着他,他用“贱种”二字如此羞辱着这名男宠,虽然他真正想要羞辱的人并不是这名男宠。
        
        “是,亚瑟是贱种。”这名男宠只敢复述一遍亚诺·美第奇羞辱他的话语。小`颜
        
        “好了,小贱种,到床上去,主人要操你的屁眼。”
        
        “是,主人。”
        
        ……
        
        卧室房间内软绵绵的白色大床上,黑发黑瞳的无名男宠赤裸着身体跪伏在床上,他的腰肢下沉扭着雪白挺翘的屁股蛋子,他胯下那根鸡巴安分守己的待在金属贞操锁当中,尿道被贞操锁自带的马眼棒所折磨。
        
        “啊哈……主人……亚瑟的小骚逼好痒啊……求主人操亚瑟的小骚逼……啊啊……”
        
        这名男宠的屁股扭动,像是一条发情的母狗在求肏一般,他臀部扭动的幅度够大,带动着他的纤细腰肢扭动着,以及微微挺起的胸膛也微微颤动着,两颗樱色乳首上戴着的乳环上挂着的铃铛发出叮铃铃的清脆声响。
        
        “求主人用您的大鸡巴操我……啊啊啊……”
        
        这名男宠的嘴里发出一声接着一声诱人的娇喘声,他原本就受过专门的叫床训练,因此,即便他的处子穴还未被亚诺·美第奇使用,可他依旧喘得很娇。
        
        “小浪蹄子,主人这就来操你。”
        
        亚诺·美第奇只觉得自己胯下那根尺寸可观的粗长阴茎勃起了,高高翘起的阴茎硬得发疼,该死的,这名男宠的叫床声实在是浪得过分,屁股扭得也实在是骚……
        
        亚诺·美第奇说完,他也脱掉自己的皮鞋和袜子,他爬到白色大床上,半跪在这名男宠高高撅起的屁股后方,他胯下那根高高翘起的大肉棒抵在这名男宠的处子穴的粉色穴口,大肉棒的龟头在穴口的粉色褶皱周围刮蹭着。
        
        亚诺·美第奇将床头柜上事先摆放着的那一瓶润滑液取过来,他打开瓶盖,十分随意的将透明的润滑液淋在自己的鸡巴上,直到,整根鸡巴都淋满了透明的润滑液。
        
        “我要插入了。”
        
        亚诺·美第奇十分冷静,丝毫不带感情的说着,说完他随手扔掉了润滑液的空瓶子,他又用双手手掌牢牢的握住这名黑发黑瞳的男宠的纤细腰肢,他胯下开始用力,鸡巴用力一顶,二分之一插入了这名男宠的处子穴内。
        
        “屁眼可真紧,可见真的是个雏。”
        
        亚诺·美第奇丝毫不动感情的说着,仿佛是在点评一件货物的实用性一般,他一边说着,一边胯下用力,他胯下那根大肉棒狠狠的这名男宠的处子穴当中,一插到底,整根大肉棒插入了进入。
        
        “啊啊啊——!呜呜——!”这名男宠的嘴里发出呼疼的娇喘声,他那还印着红色巴掌印的双颊潮红,他唇舌半张,喘息变得急促起来,他觉得自己的屁眼正在被一把锋利无比的刀捅穿,肠子也许都捅烂了。
        
        亚诺·美第奇用双手按住这名男宠的牛奶白的纤细腰肢,他用胯下那根足足有十八厘米长的大鸡巴在这名男宠的后穴甬道内狠狠的冲撞着,狠狠的插入,浅浅的拔出,来来回回的做着活塞运动。
        
        由于捣弄得太狠,因此,虽然刚才插入的时候屁眼十分幸运的没有流处子血出来,可如今,这名黑发黑瞳的男宠的后穴甬道还是流出了一小股一小股的处子血,处子血和透明的肠液混合在一起,从粉色穴口汩汩的流淌出来。
        
        “啊啊啊——!呜呜呜——!啊哈——!啊啊——!”这名男宠的嘴里发出勾人的娇喘声,他的嘴里娇声阵阵,他的双颊潮红,清秀面庞上展露出来的表情既隐忍痛苦又欢愉享受。
        
        “啊啊啊——!啊哈——!”这名男宠的身体随着屁股里插着的那根家伙的冲撞而随之晃动,他的两颗嫣红乳头上戴着的两个铃铛也随之摇晃,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铃声。
        
        “主人……太深了……亚瑟受不住了……啊啊啊……”
        
        最开始被开苞的那一阵痛楚感与不适感过去,这名男宠逐渐体会到了挨鸡巴操的欢愉滋味,他的后穴甬道深处的前列腺时不时的被亚诺·美第奇的胯下那根大肉棒戳中,他前列腺高潮了好几次,甚至于潮吹了一次,屁眼喷出了大量的淫汁。
        
        最可怜的是,这名男宠的胯下那根鸡巴被关在贞操锁里服刑,鸡巴硬得发疼,却连头也不能抬,只能温顺的下垂,他连勃起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此时能够痛痛快快的射精一次了。
        
        “屁眼都流了这么多水出来了,亚瑟,你的身体还真是淫贱,你这个天生适合当男宠的卑贱家伙……”
        
        “贱种,主人操得你爽不爽?啊?”
        
        亚诺·美第奇的胯下动作蛮横粗暴,十分粗鲁的抽插着,他的阴囊时不时的拍打着这名男宠的雪白的屁股蛋子,白皙的臀丘都变得粉扑扑的。
        
        “主人操得亚瑟好爽。”
        
        这名男宠的清秀面庞由于刚才自扇耳光而残留下明显的巴掌印,巴掌印的红肿上多了一层潮红,看起来十分的惹人怜惜,他的双眸失神,眼白微翻,眼角控制不住的溢出一抹晶莹剔透的泪水。
        
        “那主人现在就让你更爽……”
        
        亚诺·美第奇的声音听起来冷漠无比,声线冷硬,几乎听不见一分情欲的意味,他说完便一把将这名男宠的身体翻转过来,奶白色的纤细躯体正对着他。
        
        亚诺·美第奇伸出一只手掐住这名男宠的脖子,不得不说,这脖子跟天鹅颈似的,对于一个男子来说实在是太细了一些,他手掌用力,掐得这名男宠的脖根立马泛红,整张脸也迅速的涨红了。
        
        “喜欢被掐脖子吗?”亚诺·美第奇的蓝眸冰冷,眸色深沉,他冷酷的问道。
        
        “喜、喜欢。”这名黑发黑瞳的男宠不敢得罪亚诺·美第奇这位大少爷,也不敢置喙大少爷在性事方面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他只敢战战兢兢的说喜欢。
        
        既然他自己都说了喜欢,那么,接下来……
        
        在接下来的整场交媾当中,亚诺·美第奇都用一只手紧紧的掐着这名男宠的脖子,每当这名男宠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亡的时候,那只大手又时机恰好的松开几秒钟,他他只能够在这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内换气。
        
        “咳咳……”这名男宠还没来得及呼吸两口新鲜空气呢,亚诺·美第奇的那一只大手便再度覆盖上了他的脖子,手掌按压住他的喉结,脖子早已经被手指掐出了明显的红色痕迹。
        
        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在这场交媾当中死去……
        
        亏他事先还觉得自己有幸侍奉黑手党的继承人亚诺·美第奇,是天大的幸运呢……
        
        好在亚诺·美第奇并无真的杀死这名男宠想法,他胯下用力的抽插,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他胯下那根坚挺的大肉棒射精了,白浊的精液内射入这名男宠的后穴甬道内,精液灌入了他的屁眼。
        
        亚诺·美第奇在自己爽过一发后,他十分仁慈的松开了掐住这名男宠的大手,他看着这名黑发黑瞳的男宠的脸,脸型清秀,即便双颊被扇红肿,依旧和他的那个贱种弟弟亚瑟·美第奇有三分的相似。
        
        “你叫什么名字?”亚诺·美第奇不禁开口问道。
        
        “亚瑟,主人。”这名男宠还是按照之前被命令的,他自称为“亚瑟”,虽然他的这名并不叫亚瑟,他也不知道亚诺·美第奇口中声声叫喊着的亚瑟是谁。
        
        “我是指你的真名。”
        
        “我叫罗伊。”这名男宠道出了自己的真名,被亚诺·美第奇问到自己的真名,他有些开心。
        
        “好,罗伊,以后你要随叫随到。”
        
        “遵命,主人。”
        
        亚诺·美第奇将自己胯下那根泄过一次的巨根从他的男宠罗伊的后穴甬道内拔出来,他将自己的鸡巴塞回内裤当中,将西装裤的裤裆拉链拉好,腰间皮带系好。然后他又将自己西装口袋里的贞操锁的钥匙扔给了罗伊。
        
        “自己回去后解决,现在你可以滚了。”
        
        “遵命,主人。”
        
        男宠罗伊自然是双手乖乖接过贞操锁的钥匙,他将自己扔在地板上的衣服穿好,然后他赶紧溜了溜了,他裤裆内的那根鸡巴仍旧在贞操锁内服刑,鸡巴涨得发疼,可他只能等离开后自行解决。
        
        ……
        
        时光流转,春天的樱花凋零,夏天的热风吹起,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转眼间,又过了两个月,已经是六月份了。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每当亚诺·美第奇欲操自己的弟弟亚瑟·美第奇而不得的时候,他便传唤他的男宠罗伊过来,毕竟男宠罗伊和他的弟弟亚瑟·美第奇一样的黑发黑眼,面庞也勉强有三分相似。
        
        亚诺·美第奇每次操他的男宠罗伊的时候,他都幻想着被他骑在身下的是他的弟弟亚瑟·美第奇,正因为他每次都这样想象,因此,每一次他发泄过后都会觉得心里空虚无比……
        
        亚诺·美第奇觊觎自己的弟弟亚瑟·美第奇很久了,只是苦于一直找不到机会。
        
        今天,他终于寻得一个机会了——
        
        最近七天,黑手党教父洛伦佐·美第奇有事要去出差前往中东,和石油商人谈判,还有一些其他事务要处理,由于他人不在西西里岛,并且中东最近不太太平的缘故,因此他没有带养子亚瑟·美第奇一起去。
        
        因此,西西里岛黑手党的本部,就只有亚诺·美第奇这个教父之子主持大局,至于他的弟弟亚瑟·美第奇,父亲虽然宠爱弟弟,却是对男宠的那种宠爱,并不会将权力分享给他一份。
        
        如今,他有冲着他的弟弟下手的机会了。
        
        养子亚瑟·美第奇的卧室房间内。
        
        “哥哥,你晚餐的时候给我喝了什么?”
        
        今天晚餐的时候,亚瑟·美第奇同他的哥哥亚诺·美第奇一起共进晚餐,当时他的哥哥让他喝了一杯白兰地,酒很烈,不过他当时也尝不出什么不对劲来。
        
        如今两个小时后的现在,亚瑟·美第奇的浑身发热,他面色潮红,他的西装裤裤裆内的那根鸡巴也竖起来,将他的裤裆撑出一个小帐篷。
        
        那杯白兰地当中掺了烈性媚药……
        
        “小贱种,我准许你叫我哥哥了么?”亚诺·美第奇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掌掴在亚瑟·美第奇的昳丽苍白的面庞上,他的脸颊立马浮现出一道红色的巴掌印,脸颊火辣辣的疼。
        
        “要不是我那年迈昏聩的父亲不知道被你灌了什么迷魂药,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你这个卑贱的男宠,你也配拥有‘美第奇’这个尊贵无比的姓氏?”
        
        亚诺·美第奇十分恶毒的辱骂道。
        
        从他的父亲洛伦佐·美第奇将亚瑟这小子带回家中的第一天,他便十分的厌恶他,他心底可从来没承认过亚瑟这个弟弟,平日里,他也不过是做做样子,允许亚瑟喊他“哥哥”,并且自己会压下心底的厌恶喊他“弟弟”。
        
        “对不起,亚诺少爷。”亚瑟·美第奇赶紧道歉,并且改了称呼,他用的是家中的仆人称呼亚诺·美第奇的方式。
        
        “这还差不多。”
        
        “对了,我亲爱的弟弟,我想你大概已经知道了,今天晚上你晚餐时喝下的那杯白兰地当中掺了什么东西,你大概也明白,现在我来你房间里,是想要做什么……”
        
        “哥哥……不、亚诺少爷,您也知道,我是教父大人的,要是教父大人出差回来后,知道您这样做的话,他会生气的。”
        
        亚瑟·美第奇说话的声音很轻,他的气势也很弱,可他这话摆明就是要挟他的哥哥亚诺·美第奇,要是今天晚上他胆敢强奸他,他便将这事告诉教父洛伦佐·美第奇。
        
        “小贱种,你敢威胁我?”
        
        “我告诉你,接下来我要操你,这事你不许告诉父亲,你要是胆敢朝父亲告状,那么,在你告状的那一天,我保证你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我以美第奇家族的荣耀起誓!”
        
        亚瑟·美第奇虽然年仅十九岁,年纪轻轻,在黑手党内部根基不稳,可他毕竟是黑手党的太子爷,他还是有私底下发展一股独属于自己的势力的,虽然规模远不及本人,可动用这股势力,想要铲除掉亚瑟这小子轻而易举。
        
        他要是胆敢告状,他就将他杀了。
        
        就算他杀死自己弟弟亚瑟的罪迹败露,父亲要追责,难不成,他还能杀害自己的亲儿子,杀害自己唯一的继承人不成?大不了,他的屁股再挨二十鞭让父亲解解气呗,之前已经挨过一次,他也不在乎第二次了。⒑3252⑷937
        
        ……
        
        “好,亚诺少爷,今晚,您可以想怎么使用我,便怎么使用我,我不会向教父大人提这件事的。”
        
        亚瑟·美第奇也不是什么有节操的人,他看着哥哥亚诺·美第奇脸上那慑人的神色,那蓝色眼眸当中的戾意,再加上他平日里对他哥哥的了解,他知道他哥哥说的话是认真的。
        
        “我父亲平日里是怎么操你的?”哥哥亚诺·美第奇的问话十分的粗俗。
        
        “……”弟弟亚瑟·美第奇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
        
        “算了,你平日里怎么朝着我父亲求欢,如今便怎么朝我求欢,还不快点,如果你还想要见到明天的太阳的话……”
        
        “遵命,亚诺少爷。”
        
        亚瑟·美第奇也不再扭扭捏捏,他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他用自己的肉体侍奉过教父洛伦佐·美第奇,如今,再用他来侍奉教父的儿子亚诺·美第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亚瑟·美第奇将自己身上穿着的灰黑条纹色高级手工定制西装给脱下,腰带,白衬衫,黑色平角内裤,皮鞋,袜子都脱光,他在他的哥哥亚诺·美第奇面前裸露出自己瘦弱单薄的身躯。
        
        “请亚诺少爷操我的骚逼,我的骚逼好痒,它好想要吃亚诺少爷的大鸡巴。”
        
        亚瑟·美第奇跪伏在地上,他光洁的额头触地,他的腰肢下沉,高高的撅起屁股,他的屁股上还有几道淡红色的印记,是昨天晚上教父洛伦佐·美第奇宠幸他时,用皮带抽出来的痕迹。
        
        “你平日里就是这么朝着我的父亲求欢的?”
        
        哥哥亚诺·美第奇看着跪趴在地上的弟弟亚瑟·美第奇,他觉得有些不满,他上回看见弟弟被父亲操的时候,弟弟的明明屁股扭得那么欢。
        
        “请亚诺少爷操我的骚逼,我的小骚逼生来就是被亚诺少爷操的!”
        
        弟弟亚瑟·美第奇大声的说道,他说完跪爬几步,跪伏在哥哥亚诺·美第奇的西装裤脚边,他伸出舌头去舔哥哥的鞋,并且屁股尽可能的扭得欢。
        
        “亚瑟,你简直像是一条发骚的母狗一样。”
        
        哥哥亚诺·美第奇的冰冷蓝眸注视着他脚下的弟弟亚瑟·美第奇的卑贱舔鞋动作,还有那扭动的骚屁股,他无情的羞辱道。
        
        “是的,亚诺少爷,我就是一条发骚的母狗,求亚诺少爷操我这条发骚的母狗。”
        
        被哥哥亚诺·美第奇形容为一条发情母狗,弟弟亚瑟·美第奇觉得十分的害臊,他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损害,明明教父大人这么形容他的时候,他会很兴奋,流水的屁股会翘得更高。
        
        弟弟亚瑟·美第奇一想到远在中东的教父洛伦佐·美第奇,他觉得心更痛了,他几乎是自暴自弃的将屁股摇得更欢,高撅的白嫩屁股像是迫不及待的请求男人的鸡巴进入似的。
        
        “那我就来操你这条发骚的母狗好啦……”哥哥亚诺·美第奇的冷酷声音忽然放软了几分,不过脸上的笑意绝对不怀有什么好意。
        
        哥哥亚诺·美第奇解开自己的裤裆拉链,将内裤紧紧包裹着的那根长度十八厘米的大鸡巴掏出来,鸡巴抵在弟弟亚瑟·美第奇的后穴穴口的粉色褶皱处,他一用力,整根鸡巴插入了后穴甬道内。
        
        “呜呜——!”弟弟亚瑟·美第奇感觉到自己的后穴甬道内捅入了一根大鸡巴,他的屁眼疼得紧,他的漆黑如夜的双眸变得水润,他落泪了,眼角微红,泪水从眼角滑落,他不知道是由于屁眼太疼,还是心太疼导致自己忍不住哭泣。
        
        如今亚瑟在用自己的身体侍奉他的哥哥,可他多么希望自己是属于教父一个人的。
        
        【作家想说的话:】
        本章节有1300+字彩蛋,彩蛋内容:教父调教养子,超粗假阳具肏穴,极限扩张,香蕉插穴play,夹断香蕉的惩♂罚,跳蛋play,屁眼里塞着跳蛋被教父艹穴
        
        共6章,周更中,后期两个儿子会一起吃掉爸爸,敬请期待(`・ω・´)
        本文来源于群1032524937、725608080小颜整理制作(o゜▽゜)o
        彩蛋內容:
        书房。
        今天,教父洛伦佐·美第奇打算开发一下养子亚瑟·美第奇的后穴甬道,毕竟,他的后穴甬道总是很紧,有时会夹得他很疼,让他无法尽兴。
        “我的孩子,将衣服脱光,然后将你的屁股撅起来。”教父洛伦佐·美第奇坐在老板椅上,他的右脚交叠在左膝上,他用右脚的皮鞋鞋尖轻轻的踢了踢跪在地上的养子亚瑟·美第奇的屁股。
        “遵命,爸爸。”哪怕是隔着衣服被踹屁股,养子亚瑟·美第奇还是觉得羞耻,他的双颊因为羞赧而发红,他知道接下来还有羞耻百倍的事情等着他,因此,他也就不再扭扭捏捏的。
        养子亚瑟·美第奇赶紧脱光了身上的衣服,然后,他跪趴在地,腰肢下塌,高高的撅起屁股,他刚刚摆好这种羞耻无比的姿势,便感觉到了他的屁眼里插入了一根超级粗长的假分身,他感受着假分身肏弄着他的后穴甬道。
        几分钟后。
        “呜呜——!呜呜呜——!”养子亚瑟·美第奇的胯下那根阴茎勃起了,他的后穴甬道被那根超级粗长的假阳具给肏弄得松软了不少,甬道湿滑,假阳具拔出去了,可半张的穴口还没有来得及闭合。
        “接下来,爸爸要用香蕉肏你的屁眼,不许夹断香蕉,否则会狠罚你。”
        教父洛伦佐·美第奇冷冷的开口道,说完,他剥好一根香蕉,他将香蕉插入了养子亚瑟·美第奇的后穴甬道内,插入的时候轻轻松松,然后,他用香蕉抽插养子的屁眼,一根香蕉缓缓的插入,缓缓的拔出,可还没抽插两个回合,香蕉便被夹断了。
        “亚瑟,你想要我怎么狠罚你啊?”教父洛伦佐·美第奇的声音冷酷,听起来令人胆寒。
        “对不起,爸爸,我、我……”养子亚瑟·美第奇觉得自己接下来一定会被残酷的对待,他吓得差点哭出来了。
        “自己将断掉的那半截香蕉排出来。”教父洛伦佐·美第奇命令道。
        “遵命,爸爸。”
        养子亚瑟·美第奇说话时的声音怯怯的,几乎染上了哭腔,他开始用力排出那半根深埋在自己后穴甬道内的香蕉,他憋红了脸,好不容易才将半截香蕉排出来,那种像是当众排泄的感觉令他觉得羞耻无比。
        “好了,接下来,让爸爸想一想,该怎么狠罚你……就罚……”
        教父洛伦佐·美第奇的话说到一半,他将书桌抽屉里事先准备好的一枚跳蛋取出来,然后,他将跳蛋塞入养子亚瑟·美第奇的后穴甬道内,他按下跳蛋的开关,养子体内的跳蛋开始嗡嗡的跳动起来,发出机械音。
        “就罚用你的身子满足爸爸吧……”
        教父洛伦佐·美第奇的薄薄红唇勾起一角,他十分暧昧的说着,他刚才是故意坏心眼的吓唬一下养子亚瑟·美第奇的,他说完,便将养子一把抱起来,抱到了书房的窗户旁的米黄色沙发上。
        教父洛伦佐·美第奇将自己的腰间皮带解开,他将自己胯下那根阴茎掏出来,然后,他双手掰开养子亚瑟·美第奇的双腿,使得养子的大腿和小腿交叠,双腿大开,私处门户大开的迎接着他接下来的侵犯。
        教父洛伦佐·美第奇说着,他胯下那根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的大鸡巴抵在养子亚瑟·美第奇的后穴穴口,他用力一挺,整根阴茎插入了甬道内,甬道深处还埋着一个跳蛋,这种交媾方式还是二人第一次体验呢。
        “放松点儿。”教父洛伦佐·美第奇胯下用力,他每次一顶,跳蛋就会顶到养子养子亚瑟·美第奇的后穴甬道深处的前列腺,刺激得他高潮连连,高潮一波接着一波,甬道内分泌的淫水也一波接着一波。
        “呜呜——!呜呜——!爸爸,我爱你……啊啊——!”
        养子亚瑟·美第奇的嘴里胡乱的倾诉着,他的双颊潮红,耳根也通红,他垂着眼眸,被动的承受着教父洛伦佐·美第奇对他的过分疼爱,能被教父大人过分疼爱,他欢喜极了。
        接下来,好一番风流。花生米整理 更多好文Vx 1344122267

爸爸的情人Ⅲ(单性,鬼畜儿子攻X鬼畜爸爸受) 章节目录:

爸爸的情人Ⅲ(单性,鬼畜儿子攻X鬼畜爸爸受)(正在阅读)

猜你喜欢:

评论:

Change Language(Change Language)